哈尔滨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规划

2006年中国建筑的厚重记忆

来源: 2018年08月25日

2006年:中国建筑的厚重记忆

记忆,正在对社会,对学术发展及文化传承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2005年11月在罗哲文先生的指引下,我和几位同仁考察了在抗战时期孕育中华学子、培育华夏学术的千年古镇四川李庄,并写了一篇我们为什么被李庄所感动的文字。因为研究四川李庄的缘故,我走近了中国营造学社;因为研究中国营造学社李庄贡献史的需要,我又走进了已有70年历史的中国文物研究所。日月如梭,令人感触良多,但我以为最不该忘却并应传承的是建筑文化长河中的精神血脉,因为只有这些才能不断地为今日城市及其建筑师注入无比丰富而细腻的文化内涵。于是,2006年就有了最重要的建筑记忆:中国营造学社终结或称中国营造学社停止工作(也即清华大学建筑系诞生)60周年;中国建筑家梁思成先生诞辰105周年。

我们编著《图说李庄》是从中国营造学社入手的,在翻阅了大量文献后发现,当时中国营造学社经济状况非常艰难,是在困境中支撑着。大约从1941年起,梁思成每年都要到重庆向行政院及教育部申请经费,但仍无法有固定的经费来源,只能维持短期的开支。尽管如此艰辛,自1940~1946年学社仍完成了十分可贵的工作:参加中央博物馆的考古发掘;就广汉县志修编,采用城市规划及建筑科学方法,开创了我国县志修编的新例;编写完成了中国第一部完备而系统的中国建筑史;由梁思成与莫宗江共同设计了南昌滕王阁;测绘四川宜宾古建筑;梁思成在莫宗江的协助下,继续研究《营造法式》,将法式大木作的全部插图绘制完毕;撰写西南古建筑调查报告;先后于1942年、1944年与中央大学建筑系合作举办了两届建筑设计竞赛;1944年,在学社经费近乎枯竭、只剩下极少数人情况下,梁思成坚持认为一个学术机构不能没有学术刊物,决定举全力恢复学刊。他带领学社同仁及家属共同动手,因陋就简,终于恢复《营造学社汇刊》第七卷,并出版了七卷一期、二期两期汇刊;1944年梁思成站在世界文化的高度上,为盟军编制敌占区文物建筑名单,并在军用地图上标注,保护了日本古城京都与奈良;到1945年抗战胜利后,学社只有梁思成、林徽因、刘致平、莫宗江、罗哲文五人,经费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据《梁思成全集》第九卷记载,1946年清华大学建筑系成立,中国营造学会停止了工作与清华大学合办中国建筑研究所

2006年中国建筑的厚重记忆

鉴于此,我建议宜于2006年适当时间在四川李庄召开中国营造学社六十周年纪念会,不仅让业内外人士认知李庄的文化影响力,更在于借机向社会普及中国建筑文化。同时,也是到了研究中国营造学社复兴的时候了!

追寻历史的痕迹,记忆中国建筑大家梁思成,是每一个中国建筑传媒必须有的敏感与。早在2002年《建筑创作》曾组织了重走梁思成五台山之路的建筑文化与建筑摄影考察活动,其影响力不仅让业内外人士了解到梁思成、林徽因在20世纪30年代对五台山中国唐代建筑的艰辛挖掘的史实,更激励起一种激荡着的民族精神。梁思成先生对中国建筑理论与实践的贡献有目共睹。仅1931~1945年,梁思成与他的营造学社同事们就对15个省的2000余处古建筑及文物做了大量的调研。据此,于1943年写成《中国建筑史》,成为对中国古建筑特征及其发展历程的首次论述。但他的许多著作直到他逝世后才不断出版和公布。1978年梁思成的冤案得到平反;1984年他生前设计的扬州鉴真纪念堂获建设部全国优秀设计一等奖,同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出版了他在四川李庄用英文撰写的《图像中国建筑史》;1985年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了《宋营造法式注释》(上卷);1986年在梁思成诞辰85周年时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四卷本《梁思成文集》出版;1987年梁思成及其所在的科研集体,由于长期在中国建筑历史理论与文物建筑保护研究上的贡献获得国家科研最高奖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图像中国建筑史》1991年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汉英双语版);2001年4月梁思成诞辰100周年时,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与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共同出版九卷本《梁思成全集》。

在梁思成先生的全集中,不仅可领略到梁先生十多项不同时期的设计作品,还可以欣赏到他的中西方建筑笔记手稿及建筑画,其中尤以水彩及铅笔速写,反映了梁思成先生建筑大家的艺术风范而令人击节赞叹注目。作为当今建筑师应特别记忆的是,梁思成早在1959年就倡导在执行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与革新。如在1961年7期《建筑学报》上就以建筑创作中的几个重要问题即要求并告诫建筑师要研究:建筑的艺术特性、建筑的功能、结构的艺术性、建筑美的法则、建筑的形式与内容、传统与革新诸问题。这对于今日的城市现代化发展及建筑文化的追求都有直接的深远意义!

正是为此,我以为中国建筑学界应特别纪念梁思成先生的105周年诞辰。因为这些年对建筑大家的宣传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我们的城市所缺少的正是建筑大家留给我们的、必须记忆往的文化印迹。

随机文章